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

编辑:博学号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06 03:11:29
编辑 锁定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,此书系80后作家安宁从2010年7月,到2012年2月,利用寒暑假,对蒙古族牧民真实生活及人生悲欢的记录和探知。呼伦贝尔草原是人人向往的天堂,而策马奔驰其上的成吉思汗后代们,则因其个性中的粗犷豪放、能歌善舞,更引起人探知如长调或者呼麦一般神秘内心世界的好奇。这是一个古老的民族,但这同样是一个离现代文明并不遥远的民族,他们在日渐蚕食草原的诸如开矿、建造度假村等等的商业化进程之中,也经受着种种物欲的诱惑与冲击。所以作者笔下所记录的草原及故事,当是最真实,也最原生态的蒙古族牧民们的当下生活。
锡尼河西苏木是一个完全坐落在草原上的小镇,它更像草原上的一株草,微小到只有三四百户人家。这里有从俄罗斯贝加尔湖附近迁徙而来的古老的布里亚特蒙古族,也居住着与蒙古族在习俗上比较接近的达斡尔族、鄂温克族和鄂伦春族,其他民族语言、文化及生活方式的融合,让这个小镇,更具有一种独特的风情与魅力。
书中的故事,皆源自真实。正因为真实,且历经了两年时间的参照与观望,才更具有小说所无法表达的真诚和深度。此书的名字,为《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》,但是作者却用了一半的篇幅,记录了与绿色的草原遥遥相望的白色的雪原。而作者将冬天纳入此书的深意,也恰在于此。
书????名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
作????者
安宁(真名王苹)
定????价
36.00元
出版社
中信出版社
出版时间
2012年9月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作者简介

编辑
安宁(真名王苹),巨蟹座女子,80后人
作家安宁近照。 作家安宁近照。
气作家。文风犹如个性,兼具柔软温情与犀利幽默。已出版长篇小说与作品集20部。代表作品:《蓝颜,红颜》《试婚》《聊斋五十狐》《见喜》《笑浮生》。曾获2009年度冰心儿童图书奖、2009年度北京市政府优秀青年原创作品奖等多种奖项,另有繁体版在台湾等地发行。生于泰山,读于北京,居于青城。外语学士,文学硕士,电影学博士。曾任中学外语老师,出版社编辑,现为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影视戏剧系老师、副教授。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内容简介

编辑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封面

当你可以抬头仰望整个的天空,俯首注视孕育希望的大地,那么,还有什么,不能够放下,或者忘记?
2年寒暑,4度往返,10万性灵文字,90幅原生画面
只为收藏最纯净自然的记忆与情感
只为接近最古老清澈的灵魂与生活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封底

从 2010年7月到2012年2月,作者利用寒暑假,4次飞抵呼伦贝尔草原,以坐落其上的锡尼河西苏木小镇为标本,用日记的形式,对蒙古族牧民真实生活及人生悲欢,作了完整的记录和探知。
呼伦贝尔草原是人人向往的天堂,而锡尼河西苏木则是一个完全坐落在草原上的小镇,它更像草原上的一株草,微小到只有三四百户人家。
书中的故事,皆源自真实,又因历经了两年时间的参照与观望,使其具有小说无法企及的真诚和深度。书名虽为夏天,但是作者却用了一半的篇幅,记录了与绿色草原遥遥相望的白色雪原。因为很少会有人知道,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冬天,当整个草原被积雪覆盖,所有的旅游景点都完全关闭,蒙古族牧民们,与所有草原上的生命,是如何坚韧地行走下去。
愿这抚慰了我们灵魂的草原,与天地日月,同在,并永生。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自序

我是如何想写这样一本耗时漫长的书的?最初的冲动,已经看不清晰。只模糊记得,那时的人生航向,飘渺而且动荡,种种迷茫、惶惑与忧烦,缠绕在一起,充溢了我的心,而且,始终无法安静地放下。
但尽管写作之初,就知道这是一本所耗“成本”不菲的书,我还是凭借着一股对草原的热爱与深情,一次次坚持下来;或者,更准确一些,是草原对我灵魂的召唤与吸引,让我一次次奔赴于它。从2010年7月,到2012年2月,利用寒暑假,我4次飞抵这片广袤的草原,记录下草原标本——锡尼河西苏木上,蒙古族牧民们的喜乐与忧伤。这是一个古老的民族,相比于其他民族,他们保有更传统的精神世界。这个世界,如长调一般,悠长,饱满,深沉,无边;或者,如呼麦,原始,野性,粗犷,神秘。所以我笔下记录的草原,或许,是最真实且祛除了符号化的蒙古族牧民们的生活状态。
感谢命运,赐予我一个蒙古族爱人,并将抚育了他的这片呼伦贝尔草原,也附赠给我,作为生命中的第二故乡。锡尼河西苏木,是一个完全坐落在草原上的小镇,它更像草原上的一株草,一朵花,或者一滴露珠,微小到只有三四百户人家,而且其中的一些牧民,也在慢慢地迁走,或者因为游牧的身份,去寻找比此地更为丰美的水草。但它同样有自己的温度与芳香,并努力地,以让人动容的姿态,一日一日地,生活下去。
幸运的是,小镇所处的草原,尚未被旅游完全地开发,那些破坏了草原风景的所谓别墅,离锡尼河西岸,尚有一定的距离,而开矿的一声又一声的炮响,也还只是夏天鸟叫时的背景与点缀。天空一尘不染,河水清澈见底,牛羊成群结队,而草地,更是绸缎一般,碧波荡漾,浓密茂盛。它隐匿在呼伦贝尔草原安静的一角,犹如一滴露珠,隐匿在草叶之下,世界是怎样的,与它又有什么关系呢?
书中的故事,皆源自真实。正因为真实,且历经了时间的参照与观望,才更具有小说所无法表达的真诚和深度。事实上,真实的生活,永远比小说更为曲折,也更加深沉。在这片草原上,悲伤,痛苦,包括死亡,丝毫不少于其他任何一个小镇。在某种程度上,因为人烟稀少,这里的人们,更容易陷入孤独与忧伤之中,就像大多数蒙古族的歌曲,都浸着浓浓的感伤。但是,他们比我们幸运的是,拥有可以消解一切悲伤的广阔的草原。
此书的名字,为《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》,但是我却用了一半的篇幅,记录了与绿色的草原遥遥相望的白色的雪原。在大多数人的心中,毫无疑问,草原最美的当是夏天,可是很少会有人知道,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冬天,当整个草原,被积雪覆盖,所有的旅游景点,都完全关闭,蒙古族牧民们,又有怎样的生活。而在这样长达五六个月的冬天里,所有草原上的生命,又是如何坚韧地行走下去,一直到,冰雪融化、草原重新被染成无边的绿色的夏天。如果,你想知道生命在夏天时的奔放与热烈,那么,就一定要去看一眼,他们在寒冬里的坚强与抗争。因为,在某种意义上,蒙古族个性中的豁达、宽容与坚韧,是草原最美好的夏天,与最寒冷的冬天,一起铸炼而成。而那些在草原上生长起来的故事,也唯有历经这样两个对比鲜明的季节,方能磨砺出犹如草原夜空上,那满天繁星般,迷人的光泽。
愿这抚慰了我们灵魂的草原,与天地日月,同在,并永生。
是为序。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后记

这是一本没有结局的书。所以,尽管写作已经结束,但是其中的每一个故事,依然在继续,其中的每一个人,也依然在生活之中。这片草原,不管茂盛还是衰败,盛夏还是寒冬,离去的终将离去,而留下的,也终究会留下。从此意义上说,结局,反而无关紧要。而其中所记录的过程,或许,恰是生活的真义。
写下这篇后记的时候,我即将离开草原。而新鲜的故事,依然随了草原上清冽的空气,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。一直觉得,人的悲欢,皆与我们灵魂中的孤独感有关。而草原上的故事,因为人烟稀少,更是植满了孤独。邻居家夏天时捉到的那只狍子,因不愿束缚在后园里,竟是将绳子一圈圈缠绕起来,“上吊”自杀。而镇上一个高大的蒙古族女人,因无人陪她喝酒,竟是醉醺醺地坐在草原上,捉了一只同样寂寞的青蛙,与其开怀畅饮。另外一个男人,在去年秋天近两个月的打草生活中,随身所带的收音机坏掉,收不到节目,但他依然开着,津津有味地听那嗤嗤啦啦的噪音,并因此觉得人生富足;看到人来,不管是否熟识,他都真诚地挽留,希望他们陪自己再多待一会,不管说些什么,于他,那都是一种值得回味的幸福。
但尽管孤独,草原上的人们,依然驻守在这片水草丰美的大地上,不管每年蜂拥而至的游客,给予过他们多少关于外面世界梦幻般的想象,他们始终不曾被诱惑着,跟随离去。世界风云,途经此地,如大风吹过,不过片刻,便风停叶止,安静如初。世事如何动荡不安,人生如何痛苦艰难,皆可以被这广袤的天地包容,接纳,或者慰藉。
我终究还是要回到城市的热闹之中,我停留的时间再怎样地长久,也只是路过,犹如一片云朵,路过一株大树,云朵已过,而大树依然。我当然还会再回到这里,像一只迁徙的候鸟,用草原上可以涤荡所有尘埃的绿意与清凉,洗去一路追寻的疲惫。只是,这样的来与去,所生出的根系,尚不如一朵马兰花,结实而且坚韧。
可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曾经来过,也曾经记录,在并不遥远的将来,依然会为草原魂牵梦绕,并飞回它的怀抱。我所写过的书中,有一本,独属于它,即便是记忆模糊,文字却可以帮我提醒,并将那过往的生活,重新植入我的心中。
不,它们已经在我的心里,植下了根基。我所历经的此处的生活,它们与我的人生,交错缠绕,共同构成生命中,一程在马背上,俯视大地的从容时光。
2012-1-31 深夜于草原
[1-2]?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经典语句

编辑
1、那个老人倚在门口的墙上,沉默不语地看着远处夜色下,广袤无边的草原。她(他)在月亮的微光里,像一个古老的寓言,或者可以通灵的神诋,不言,却明晓这世间一切的隐秘。她(他)让我想起蒙古族的萨满,或者一切与宗教有关的日常。
2、我一踏进锡尼河西苏木,就把手机、时间和网络给统统忘记了。如果不出门,我会以为这里依然停留在夏天,那一片耀眼的白,是夏天耀眼的绿色,幻化而成的。或者,色彩只是老月份牌上的一张风景画,被小孩子漫不经心地撕下来,便成了另外的一季。否则,阳光为何还是那样地灿烂,金色的,透明的,有纳括一切的宽容与沉静。整个的小镇,都在这层流光溢彩的色泽里,温柔下去,就像夏天锡尼河里,倒映着的奶牛的影子,动也不动,除非,那水被牛的尾巴,轻触了一下。
3、但牧民们却似乎很少担忧,在网络引入镇上之后,新成长起来的hip-hop一代,会让这个镇上的人,越来越少,直至成为一片荒芜。因为只要锡尼河西苏木一直水草丰美,牛羊肥硕,那么便总会为他们留下自己的孩子们,那些新鲜现代的东西,诸如福利彩票,台球室,网吧,干洗店,录像厅,迪厅,它们在小镇上总是一阵风似的来与去,像极了牧民们对一切新生事物的热情,不过是三分钟,便烟消云散。自他们在几十年以前,从游牧最终选择停驻在这里,大约便已经对一代一代,可以生生不息地繁衍居住下去,持有了饱满久长的信心。
4、所以虽然到了一年中的最后一天,因为这些给牧民们带来希望的牛羊猫狗们,整个锡尼河镇,还是处在日常的忙碌之中。早晨在院子里,依然可以看到栅栏外,骑着马,拉着一板车的干草,慢慢经过的男人。大路上狗们在追逐嬉戏,小猫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株干枯的哈拉盖草旁边,捕捉一只正专心找食吃的麻雀。喜鹊们又占据了食物丰盛的垃圾堆,牛吃完了干草,排队到雪原上溜达。蓝天下倏地飞过一只不知名的大鸟,成群的羊在太阳下,百无聊赖地说着闲话。牛粪堆下,布里亚特女人正捡拾着大块的牛粪,准备加热房间,开始做果酱面包,或者布里亚特包子。负重前行的爬犁,在雪原上溅开雪浪来。不远处的火车,载着一箱一箱的煤,轰隆轰隆驶过。此时此刻的城市里,超市关门,店铺歇业,小贩们不劳作了,全都回家,而雪原上的人们,却不能将动物们弃之不顾,年味,是飘荡在牛咀嚼的草料里的。
5、那些总是喋喋不休吵嚷的城市人,未必,就比他们更快乐,只有真正孤独的人,才会想要倾诉,大地永远不言不语,可是,也只有他们,才会长久地存在下去。
6、因为水很紧张,只能用来做饭,所以打草时男人们都不洗脸刷牙,连碗也不刷。有时候人们会将碗扔到山坡上,附近如果有饿极的野狗,便会过来舔舐,竟是可以把因长久不刷而凝固在上的饭渣给舔得一干二净,而打草的牧民也没有那么多讲究,看碗清洁了,觉得真是意外的惊喜,捡回来重新用。如果打上10天左右,能下一场大雨,那真是福气,可以昏天黑地地关起门来睡觉,等到雨停了,放在外面的碗,也一起被冲刷干净了。远离家在外,这种近乎苦行僧似的打草生活,其艰苦难以想象。几乎每天都是白面疙瘩汤,加可以存放的干粮。不过用贺什格图的话说,在这样的生活里,再简单无味的饭,都觉得香,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挑吃的,也就从心里接受,并视之为正常。
7、这时候的草原,已经风停雨住。公路一旁,见一百多匹高头大马,在草原上奔驰,或者吃草。它们闪亮的缎带一样的毛发,在被洗过的阳光下,闪烁着耀眼的光泽。而另一旁,则见无数白色的飞鸟,在河的上空翱翔。草原在这一刻,充满了迷人的让人陶醉且窒息的美。
8、在当下的草原上,离婚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,反而比农区还多。大家好聚好散,过不到一块去,就简单离婚,财产分割也很清楚,娘家带来的牛羊归女人,婆家的牛羊照例还是归婆家,草原上的房子都很简单,也不值多少钱,所以很少有为房子而打得头破血流的离婚案件。镇上离婚率最高的,据说是布里亚特蒙古族,也大约是他们流动性高,离群索居,本就与周围人来往较少,本性中也习惯了孤独来去,所以依然实施天葬式死亡方式的他们,对于婚姻,也看得开明,如果不合适,便会自然地离婚再娶,或者再嫁。
9、在打草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的时候,绕小镇走上一圈,男人们依然是一副只要有酒万事不愁的悠闲状态。有布里亚特男人,戴着毛毡的尖顶帽子,手里拿着一瓶白酒,兜里再揣着一瓶,边走边喝。也有两三个男人,无处可去,就蹲坐在商店门口的墙根旁,或者草地上,喝上一整个下午,才摇摇晃晃地回家去。镇上的年轻男孩子们,骑着摩托,带着浓妆艳抹的女孩子,嗖一下从马路上风驰电掣般地一闪而过。也有一些暂时没有恋爱可谈的,倚靠着摩托,三五成群地,看着远处的公路发呆,或者说一两句无聊的闲话。
10、等到我们顶着雪花,走着去鹏鹏家的路上,朗塔一路跟着,才觉出在这样空无一人的雪原上,能有一只身强体壮的大狗跟着前后奔跑,那孤独感,会稀释掉许多。狗与人,在厚厚的雪地上,一前一后咯吱咯吱走着,天地之间,除了白色,还是白色,但因为那狗的身上,散发出来的活力与热量,人心便也雀跃起来,好像路两边萧瑟的篱笆上,忽然落上去一只喜鹊,灵动的,奇迹般的,是火苗一样的希望与温暖。

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图书目录

编辑
第一章 夏(2010)
第二章 冬(2011)
第三章 夏(2011)
第四章 冬(2012)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出版物 其他书籍 作家 书籍